三一“迁都”凸显工程机械行业弊病
分类:新酷科技 热度:

  三一重工和中联重科的口水仗到了岁末年初仍没结束。2012年12月28日晚间中联重科4名董事声明将对三一重工拆迁门中的诸多指责进行调查。对于三一迁都种种原因的猜测,恶性商业竞争,还是谋求国际发展,迄今为止,三一重工内部人士在不同场合给出了不同回复。然而在这一事件前后,民营企业的成长生态及工程机械行业弊病在舆论的跟进下也进一步被放大。

  从工程机械业当前态势来看,三一重工迁都似乎又有着逻辑上的必然。自2010年下半年以来,工程机械业订单及出口骤减,行业出现了集体开倒车。但是,市场产能只增未减。三一与中联重科产品重合度很高,双方的技术水平也非常接近。两家只是重工工程机械业的一个缩影。

  液压等核心技术提升面临瓶颈,国际国内市场不断缩小的情况下,多数国内的工程机械企业显露出了急躁的一面。

  三一等企业经营状况下滑

  此前依靠国内在基础建设领域大规模投资大发展的工程机械行业,如今似乎已经到了增长的拐点。而在今年前三季度,全行业只有1家公司实现营收和利润双增长。

  价格战、零首付、间谍战随着三一重工和中联重科口水战的不断升级,两家工程机械龙头企业越来越多的负面新闻见诸报端。虽然这些传闻并未得到双方核实,但工程机械行业的乱象暴露无遗。

  机械行业自去年陷入困境,至今未见好转,原本激烈的行业竞争在不利的大环境中显得更为恶劣。尤其部分与地方政府联系较紧的企业,其发展至一定规模后,时常选择不符合规范的手段对竞争对手进行打压。三一重工与中联重科的骂战迁都事件发生后,中投顾问机械行业研究员段嘉宣分析说。

  去年前10个月工程机械行业生产运行数据显示,在此期间全国工程机械行业完成工业总产值5016.33亿元,同比仅增长1.53%;完成销售产值4922.63亿元,同比仅增长2.5%。

  工程机械行业多个企业出现了利润下滑。柳工去年第三季度净利润下滑85%,至人民币2093万元;收入下降26.7%,至人民币25.7亿元。整个工程机械行业的其他企业也承认今年经营的艰难。

  三一重工、中联重科、柳工、徐工机械、山推股份、厦工等6家公司2012年前三季度财务费用占收入的比重上升,存货绝对量增长1.2%,应收账款增加54%。有业内人士表示,应收款的增加,可能会进一步影响企业现金流及经营状况。

  工程机械企业未来预期普遍较为悲观。广西柳工集团董事长王晓华表示,现在是中国工程机械行业的拐点,他认为中国不可能再次出现过去10年那样的工程机械行业高速增长期。

  同质化弊病凸显

  以产能扩张为主要指向的固定资产投资强度有增无减,这进一步激化了供过于求的矛盾。

  广西柳工集团董事长王晓华反映说,产能过剩、库存高企、坏账、设备回收增加导致二手设备充斥市场,许多小规模制造商在未来3到5年内将被迫关门。目前设备制造企业约有200家,但实际市场只需其中的约10%。

  三一和中联同为重型机械制造巨头,产品重合度很高。近年来,两家公司几乎所有重要经济数据都非常接近,双方的竞争已近白热化阶段。2012年前三季度,三一重工实现营业收入406.99亿元,中联则是391.08亿元,相差微小。

  尤其是近年投资高速增长的工程机械、输变电设备、风电设备、机床等行业,同质化产能扩张迅速,某机械工程业内人士分析说。事实上,除没能实现国产化的少数高端装备外,大多数机械产品当前都面临供过于求、恶性竞争的煎熬。

  亚洲制造业协会首席执行官罗军分析说,竞争将使企业优胜劣汰日趋加剧。那些自主创新意识强、有关键零部件供应主动权的企业有望脱颖而出迅速崛起;而产品和工艺都没有特色和优势的企业则可能面临效益下滑乃至消亡的困境。

  这一观点在机械行业得到印证。统计显示,只有结构调整抓得早、攻高端、夯基础进展快的企业一般能实现逆势上扬,产销增长达到20%左右或以上,这样的企业在全部企业中约占20%;但80%的企业增速均比上年明显回落,其中约1/3的产销和利润已处深度负增长。

  为在激烈的竞争中赢得客户,一些工程机械企业采取了低首付及零首付的销售模式。在回款困难的情况下,企业本应减少分期销售方式,多采用融资租赁和按揭方式。但由于市场持续低迷,企业为争夺客户资源,不得不采取非常策略。中投顾问段嘉宣分析说。

  而据中国工程机械协会会长祁俊透露,自去年年初以来,工程机械行业客户平均违约率已经达到25%~30%,做得好的也达到7%~8%。

  促核心技术为准入门槛

  突破低端产能困局,只有走差异化发展的路子,但我们的创新能力尚严重不足。在工程机械行业资深从业人士看来,国内企业的规模效应显然并不足以支撑其长久立足。

  亚洲制造业协会首席执行官罗军指出,工程机械行业向高端、智能化方向发展的趋势正越来越明显。三一重工迁都北京后,或许可以利用北京的人才、资源优势,进一步推动技术创新。他分析说。

  目前,国内企业市场占有率往往集中在低端领域,而高端工程机械以及核心零部件领域始终被外资企业所把控。在大型工程机械的液压、传动等核心部件方面,国内多数企业都是依赖进口。

  好在目前情况已经有所改观,国内一些大的厂商已经开始着眼于对专业技术的引进和吸收。罗军分析说。

  2012年,工程机械行业掀起海外并购热潮。徐工机械完成了对德国混凝土行业巨头施维英的控股,自此全球混凝土行业三强全部被中国企业控制。三一重工在今年年初收购德国普茨迈斯特,而中联重科早在2008年便收购了当时全球排名第三的意大利混凝土机械制造商CIFA,并在印度建立了首个海外基地。

  业界普遍认为这些跨国婚姻能够帮助中国企业降低全球产业链成本和共享国际营销渠道,并实现中国制造技术升级和更新换代。

  也有专家持不同的看法。他们认为核心技术是一个国家的核心竞争力,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愿意拿出来分享。

  在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秘书长苏子孟看来,工程机械行业未来向高端、智能化方向发展的趋势会越来越明显,技术含量和生产集中度也将更高,带来准入门槛的提升。
  这或许会改变行业同质化产能过剩的现状。

  有业内专家针对三一迁都指出,国内企业在并购外资企业之后,对技术的融合以及消化吸收就显得尤为重要,这也是留给三一重工、中联重科以及徐工机械等企业更为重要的任务。而迎接这些挑战显然比内斗更有价值。

上一篇:基于机器视觉的汽车智能驾驶系统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