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工业自动化十大最具影响力新闻事件(上)
分类:新酷科技 热度:

  2014年即将结束,在将要迈进2015年的前一刻,我们回顾过去,对这一年里工业自动化行业发生的大大小小的热点事件进行了一番整理,根据事件的热度以及影响力,我们筛选出其中最典型的十大热点事件,具体如下(排名不分大小):

  一、越南打砸事件 制造业外迁不如机器换人

  越南南部平阳等省5月13日发生大规模排华事件。在越华人称,疑似有组织的越南摩托大军见到华人开的工厂店铺就砸,有十几家中国工厂被点燃,截至5月14日下午,越南警方已经逮捕500名反华骚乱者。

  据越南媒体报道,越南近期发生针对外国投资者和企业的暴力事件对当地经济造成严重影响,平阳省的6万名工人因此失去工作。

  越南网络媒体《越南快报》援引平阳省社会保险(放心保)局官员裴友峰的话说,在此次暴力事件中,外国投资者在当地的100多家企业不同程度受损,其中12家工厂被完全烧毁,另外10家工厂部分被毁。

  裴友峰说,由于许多工厂被毁或关闭,当地有大约4万名失业者请求政府提供失业补助,另有约2万名失业者获得了一次性失业补偿。

  在越南近期发生的暴力事件中,除中国内地企业遭受巨大损失之外,中国台湾地区、韩国和日本企业也遭殃及。暴力还对国际产业链造成冲击。给美国沃尔玛和Target供货的香港利丰集团一度暂停了在越南南部工厂的生产,因此可能导致供货延迟。阿迪达斯和耐克的供货商台湾裕元工业集团也被迫一度暂停生产。

  不少国际投资人士表示,这是越南近二十年来针对外国企业最严重的暴力破坏活动,这将极大损害越南的国际投资形象。

  如果越南不能从此次事件中反省自己,继续走老路的话,事情只会越变越糟,更多准备把工厂外迁的企业产生更多的观望情绪,到时候要失业的就不止这六万人了。

  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华春莹表示,在这次事件中,受影响最大的是位于河静省的中冶公司。苹果供应商富士康16日宣布,因越南骚乱,该公司在越南的两家工厂将自17日起停工三天。

  点评:近年来随着中国劳动力成本的上升,不少外资工厂纷纷撤出中国,选择泰国、越南等人力成本较低的东南亚国家,虽然此举在一定程度上节约了成本,但同样这些国家也存在政治不稳定、基础设施不完善等外在不利因素,因此选择以迁厂来降低人力成本并不是明智之举,不如使用机器人升级自动化生产来得更实在。

  二、墨西哥高铁事件 高铁出海出师不利

  北京时间11月4日凌晨,墨西哥通信和交通部宣布,中国铁建与中国南车及4家墨西哥本土公司组成的联合体中标墨西哥城至克雷塔罗高速铁路项目,合同金额约合270.16亿元人民币。

  该铁路全长210公里,连接了墨西哥城和该国第三大城市克雷塔罗,是中国企业在海外承建的首条时速300公里高铁,也是墨西哥迄今最大的基础设施项目。

  其中,中国南车在该项目中承担高速列车供货,金额54.48亿墨西哥比索(约合24.97亿元人民币),约占公司2013年营业收入的2.55%。而中国铁建在建设部分所占比例则高达60%,计约300亿墨西哥比索;运营维护服务部分所占比例为100%,计89.6亿墨西哥比索。

  该项目线路全长210公里,设计时速300公里/小时(电气化双线有砟轨道),计划建设工期1210天,运营维护期1800天,合同金额589.5亿墨西哥比索(约合270.16亿元人民币)。

  然而令人诧异的是,在11月7日左右,墨西哥交通部长GerardoRuizEsparza告诉墨西哥Televisa电视台,墨西哥总统恩里克培尼亚涅托(EnriquePenaNieto)撤消了11月3日的投标结果,并决定重启投标程序。

  尽管事情一波三折,但业内人士认为,墨西哥高铁事件意味着我国高铁真正意义上的走出去。

  其实,进入2014年下半年以来,高铁企业境外拿单的速度并未放缓,而且战略布局已经逐渐拓展到全球主流市场上。截止到目前,国内企业已经在海外截获上千亿的订单,在国家政府的支持下,中国高铁产业利好不断。

  在今年4月10日,由中铁一局施工的委内瑞拉北部平原铁路迪那科至阿那科段正线开始铺轨,这是我国在南美洲铺设的高铁第一轨。7月25日,由中国承建的土耳其安伊高铁正式通车,意味着中国高铁在海外承建项目实现零的突破。10月13日,中国与俄罗斯签署了高铁合作备忘录,俄罗斯计划优先修建莫斯科喀山段高速铁路。

  11月中旬,中铁建和尼日利亚政府签署了一项利润丰厚的铁路修建合同。这条长达870英里的海岸铁路将连接拉各斯和卡拉巴尔两大城市。这项合约价值120亿美元。新华社称,这是迄今为止中国国企在海外签下的单笔最大金额工程合同。

  点评:随着国家扶持力度的加大,中国高铁进入了高速发展阶段,从技术引进到突然核心技术实现百分百中国制造,中国高铁业已经名气大振。如今,中国高铁成功出海并同日欧巨头竞争,海外大订单也接踵而来,表明中国高铁已经走向强国之列。

  三、马航事件 自动控制得与失

  2014年3月8日,马来西亚航空公司一架从吉隆坡飞北京的客机失联,迄今为止关于航班失联的具体原因仍未明确。同样也是马航航班,7月17日,从阿姆斯特丹飞往吉隆坡的马航MH17航班在乌克兰东部坠毁,机上298人全部遇难。这两起马航事件吸引了全球的目光,同时已经不再仅仅是空难事件,它所涉及到自动化、智能交通、3D打印等行业知识,引起了工控人的思考。

  以马航失联事件来看工控热点,主要有以下几点:

  一是拒绝过度依赖自动化技术。自动控制技术深入应用于航空的各个领域。但在自动系统日益增多的今天,飞行员手动操作经验仍应得到重视。

  装备了先进机翼和多项新技术的波音777被誉为最安全的飞机之一。波音777上配备有多种自动化系统。比如,自动驾驶仪在巡航过程中可按照预先设计的航向、高度、速度控制飞机飞向目的地。自动仪表进近引导系统(盲降系统)则能够把飞机以准确航道引导到安全的低高度。但随后接二连三发生韩亚事件和马航事件。

  自动化已经成为航空安全的福祉,它可以提供手动操作无法匹及的稳定精确度。而越来越高度自动化的飞行系统,使得航空飞行员几乎就不能完成飞行任务,他们掌控杆舵的技术正在逐渐退化,近年来飞行员和官员却对自动化成瘾使飞行员自身飞行技能下降表示担忧。若自动化程度不高,飞行员时时刻刻需要对过程把脉,容易察觉异常现象的蛛丝马迹,反而不容易出现故障升级现象。

  二是卫星传感器助力寻找MH370。欧洲和北美团队已开始研发相关系统,让人们能更准确地标示出飞机的位置,并绘制出其飞行路径。这些系统将利用以人造卫星为基础的传感器而非雷达接收信号,包括飞机每秒自动发出的关于其位置和速度的数据。

  陆基雷达目前能接收有关某架飞机位置的信息,但它的覆盖范围不包括海洋和遥远的区域。陆基雷达也可与机载人造卫星通信工具共同使用。但这些通信工具需要提前进行试用,许多受到预算约束的航空公司也必须为之付费。

  尽管飞机自动发出的信号能指示出其所在位置,但这些信号仍会被切断,马航客机或许就出现了这一情况。而新的卫星传感器可以为搜救工作提供援助,并帮助航空公司节省燃料。

  三是各国出动水下机器人搜寻黑匣子。自中澳舰船发现来自海底的脉冲信号后,这些信号到底位于何处,是否来自MH370的黑匣子,成为搜寻行动的焦点。对此,澳大利亚搜寻马航MH370航班联合协调中心总协调人休斯敦表示,澳大利亚防卫舰海洋之盾将继续停留在原来海域,将使用水下机器人蓝鳍21号搜寻黑匣子信号。海洋盾牌舰艇上还有美国派出的使用电子传感器搜索海底的水下机器人

  除此之外,中国也派出海军永兴岛号远洋救生船参与搜索工作。该船上搭载有48名潜水员,25名技术人员,多套深浅装具和轻潜装具以及水下机器人、声纳测扫等设备,配有呼吸机、B超、心电监护仪等先进的医疗器械。这是中国海军继绵阳舰、井冈山舰、昆仑山舰、海口舰和千岛湖舰之后增派的第三批救援兵力。

  四、昆山爆炸案 无人工厂是趋势

  8月2日,江苏昆山中荣金属制品有限公司发生爆炸事故,目前遇难者人数已增至71人,在院治疗的伤员186人。据了解,造成这一事故的原因是涉事工厂车间粉尘浓度超标,遇火源发生爆炸。昆山82爆炸事故摆在眼前的一个惨痛教训是工厂安全监管不到位,同时如果采用机器代替人工进行生产,塑造无人、智能工厂,那么当事故不幸发生时,是否能减少人员伤亡?答案不言而喻。

  鲁迅曾经这样定义悲剧:所谓悲剧,就是把有价值的东西撕裂给人看。无论这个定义在美学上是否准确,但是以其看待近期发生的昆山事件所昭示的中国制造业的现实,是极其准确的。

  昆山事件以惨烈的方式告诉人们,在中国制造业最发达的长三角腹地,中国制造的生存状态,它的处境和未来走向。

  82爆炸事故引起人们对制造业转型的反思。劳动力密集是我国制造业发展的一大优势,此前我们曾靠大量的人工成本优势赢得了世界工厂的称号,虽然近几年随着人口红利的下降,不少企业开始转向越南、泰国等东南亚人口成本较低的国家开设工厂,但依靠廉价劳动力进行生产仍然存在于大部分中小企业的生产车间。而伴随机器人时代的来临,这一格局终将打破。

  机器人可代替工人进行高危环境下的作业,这一点在金属加工制造行业尤为明显。无论是轻金属、彩色金属、贵金属、特殊金属,还是钢金属工业离不开铸造厂和钢/金属加工。而且如果没有自动化和多班作业,就无法确保生产的经济效益和竞争力并减轻员工繁重的工作。

  对于此次工厂爆炸事故我们在感到惋惜的同时,不禁设想倘若工厂内部没有任何员工在现场,那么当事故发生时就没有人员伤亡。这并不是异想天开,事实上早在30年前,世界上第一个无人工厂就已经在日本诞生。

  无人工厂又叫自动化工厂、全自动化工厂,是指全部生产活动由电子计算机进行控制,生产第一线配有机器人而无需配备工人的工厂。无人工厂这种工厂,生产命令和原料从工厂一端输进,经过产品设计、工艺设计、生产加工和检验包装,最后从工厂另一端输出产品。所有工作都由计算机控制的机器人、数控机床、无人运输小车和自动化仓库来实现,人不直接参加工作。

  随着技术的进步以及人力成本的提升,无人工厂在世界范围内逐渐普及。如今在汽车及飞机制造等领域无人工厂已相当普及。这些生产线几乎都是机器人在操作,人在旁边起辅助作用,比如在一些塑料配件生产的工厂,都可以实现无人生产。

  五、海尔裁员事件 制造业转型阵痛

  2014年6月13日,在沃顿商学院全球论坛上,张瑞敏语出惊人,去年裁掉1.6万员工,海尔今年还要大刀阔斧,裁掉1万名以中层管理者为主的员工。

  海尔集团人单合一的创新变革进入到深水区。海尔集团首席执行官张瑞敏在6月27日的一场演讲上,引用了一个比喻,鸡蛋从外面打破一定是人们的食物,如果从内部打破则一定是新的生命,算是对近期社会上海尔万人裁员各种议论的一种回应。

  他的回应内容还有,对企业来讲,变革到最后,最难做也最应该做的就是组织变革。海尔对于这场变革思考了很多年,也准备了很长时间。从2013年开始,从年初的8万6千人减到年末的7万人,今年预计还要减少1万人。但如果认真解析来看,就会发现不但必须做,而且减少的人数一点都不多。因为这是互联网逼着你必须这么做。

  张瑞敏自己可能也没有想到,自己6月14日在沃顿商学院全球论坛发表的一次演讲,会引发这么大的社会反响,不是针对海尔这场商业模式大变革本身,而是针对其中关于海尔大规模减员的论述。很多人对此议论纷纷,认为太不可思议了,非常危险,也有很多反对意见。他说。

  海尔集团内部高层感到不解,我们感觉减员很正常。张首席(海尔内部对张瑞敏的统一称呼)阐述海尔互联网时代重塑商业模式的问题,系统性论述了那么多,都很好,外界不去关注,单单看到了海尔裁员部分。海尔也不愿意去回应这件事,任由外界评说吧。海尔集团一位高级管理人员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张瑞敏6月14日的那场演讲,的确达到了语惊四座的效果。他说,海尔外去中间商,内去隔热墙,隔热墙就是中层管理者。企业里面的中间层就是一群烤熟的鹅,他们没有什么神经,不会把市场的情况反映进来。所以去年海尔去掉1.6万人,去掉了18%。今年预计再去掉1万人,主要就是中间层,还有一些业务变成智能化之后,也不需要那么多人了。

  记者从可靠渠道获得的数据显示,海尔2012年期末,在册员工总数为86000人,2013年期末减少为70000人,2014年5月末海尔在册员工进一步减少为64955人。

  在海尔高层看来,海尔目前员工调整的走势是创新转型的必然结果。

  内部资料显示,海尔集团2007年以来启动人单合一双赢模式创新,通过商业模式转型、管理优化和智能制造升级提高人均效率和员工人均收入。海尔正在对传统制造进行智能化升级,布局工业机器人。比如海尔滚筒洗衣机的一个车间经过智能化升级,原来这个车间需要45人,现在已经做到无人化生产了。

上一篇:加快发展智能制造 推进两化深度融合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